聯系我們 礦産勘查 政策法規 礦産資源信息 有色地調中心 地址礦産分會 網站首頁
  • 關 鍵 字:
  • 分 類:
  • 搜索範圍: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礦産資源信息行業綜述 > 礦業劃歸第一産業呼聲再起 ――從2017中國礦業全産業鍊大會看礦業發展趨勢之一

字号:   

礦業劃歸第一産業呼聲再起 ――從2017中國礦業全産業鍊大會看礦業發展趨勢之一

來源:中國礦業報 日期:2017年12月11日 17:28
中國礦産資源與材料應用創新聯盟成立大會暨2017中國礦業全産業鍊大會近日在京舉行。大會開設了礦産資源與礦業形勢論壇、礦業企業家論壇、“一帶一路”論壇、非洲礦業投資論壇、中亞礦業論壇、南亞東南亞礦業論壇、民營礦業論壇、新能源新材料論壇、地熱論壇、新技術礦産與新材料論壇、稀土新材料論壇、城市地質論壇、未來礦山論壇、綠色礦山論壇等。圍繞全球礦産資源形勢與戰略轉型、全球礦業發展前景、國外礦業投資面臨挑戰、礦業的周期與趨勢、新時代我國工業發展成就與“一帶一路”國際産能合作、基于大數據視角的礦産資源全産業鍊、礦産資源綠色勘查和開發利用、自然保護區内礦業權退出及補償政策等礦業熱點問題,參會的專家學者發表了精彩演講。本報派出采訪組進行全程采訪。從今天起,本報陸續刊出記者采寫的系列報道,敬請關注。
 
“礦業應該跟農業一樣劃歸為第一産業。聯合國是把礦業作為第一産業對待的,主要發達國家也是把礦業作為第一産業。”中國工程院院士陳毓川如此表述。
 
這是一個讨論了多年的問題了。在近日召開的2017年中國礦業全産業鍊大會(第二屆)上,這個話題再一次勾起礦業界人士敏感的神經。
 
礦業是礦産勘查業和礦産開采業的統稱。從全球來看,主要市場經濟國家多數将“礦業”劃入第一産業,但也有兩個發達國家将“礦業”劃入第二産業——德國和日本(都包括探礦)。而在我國,根據2003年國家統計局發布的《三次産業劃分規定》,“采礦業”劃入第二産業,“礦産勘查業”則劃入第三産業。
 
目前,包括最新增加的獨立礦種天然氣水合物(俗稱可燃冰)在内,我國已發現173種礦産資源。盡管礦業為我國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建立了不可磨滅的曆史功勳,但是中國礦業的産業定位一直備受争議。
 
“将礦産勘查劃到第三産業,是非常不科學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鞍鋼礦業公司董事長邵安林在會上表示,礦業屬于基礎産業,是為加工業提供原料,主要附加值在後端,應将礦業由第二産業劃為第一産業。
 
國家正式文件無“礦業”一詞長期以來,我國一直未将礦業作為獨立産業對待。實際上,“中國礦業”也隻是我國礦業界的習慣用語,在國家的正式文件中,并沒有“礦業”一詞。
 
聯合國現行《國際标準産業分類》(ISIC-4.0版),将“礦業”獨立列為B門類,包括采礦和探礦。全球主要市場經濟國家在自己的産業分類中都遵循聯合國的标準。制定了《礦業法》的國家,都有确認“礦業”覆蓋範圍的條款。
 
與此不同的,在我國的正式文件中,并沒有完整的“礦業”,隻有分割為二的“采礦業”和“礦産勘查業”。我國現行《國民經濟行業分類與代碼(GB/T4754-2011)》,雖說是派生于聯合國标準的ISIC-4.0版,卻隻将“采礦業”劃為B門類,而将礦産勘查業劃入M門類(包括科學研究、技術服務和地質勘查業,屬于廣義的“技術服務業”)。
 
根據我國礦業的現狀,采礦單位實行不完整的企業體制,探礦單位的主體實行事業體制。這兩者合起來是否就等于聯合國标準中的“礦業”呢?任何法律和文件都沒有說——既不見肯定,也不見保留。
 
礦業不作為獨立産業而與其他工業門類混在一起具有許多弊端。首先,将礦業産值納入第二産業産值來統計,增加了工業産值在GDP中的比重,人為地提高了我國工業化水平。其次,對礦業界也很不公平。沒有一套适應礦業收益遞減規律的稅費政策,使得采礦業比一般制造業稅費水平高出7~8個百分點。此外,扭曲了礦産品價格。把礦山作為制造業的生産車間,為提高後續産品效益壓低礦産品價格。
 
礦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産業。人們的衣、食、住、行、用、醫等方面和國家的經濟、社會建設與發展都離不開礦産資源。實際上,早在1950年1月,毛澤東在一位地質勘探專業中國留蘇學生筆記本上題寫“開發礦業”的題詞中,就是把礦業作為一個獨立産業加以對待。
 
新中國成立之後的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在國家文件和科學研究資料中,通常把“礦業企業”和“工業企業”合稱為“工礦企業”。可見,當年也是把礦業作為獨立産業對待的。
 
世界礦業大國和礦産消費大國大都把礦業作為一個獨立産業,而我國号稱礦業大國,居然沒有一個獨立的産業定位,是很令人稱奇的。
 
礦業也曾嘗盡第二産業甜頭聯合國制定的産業分類《國際标準行業分類ISO-4.01版》中,将農業和礦業(包括探礦和采礦)均劃歸為第一産業。陳毓川介紹,世界礦業大國和礦産品消費大國(如俄羅斯、美國、巴西、澳大利亞、加拿大、南非等)大都把礦業作為第一産業對待。
 
目前,我國對礦業的劃分法扭曲了礦業産業的性質,将同屬于礦業産業的兩個階段人為地劃分在兩類性質不同的産業,顯然是不合适的。邵安林表示,我國礦業的産業定位現狀,可說是全球獨一無二:既不符合國際規則和國際慣例,又不符合我國國情。
 
實際上,造成上述結果,既有政治原因,也有經濟原因。因為國家出台的每個經濟政策都是針對某個産業的,而不是針對某個行業的,而經濟表現也是通過各産業的數據來反映的。
 
中國是一個政策導向很強的經濟體,如果産業劃分有問題,那麼經濟政策的有效性就會大打折扣。但不得不承認,中國在産業劃分上的确非常混亂。因為三大産業的概念是改革開放之初引進的,那時人們對産業的認識有限,加上中國自身經濟體制和世界主流區别很大。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的采礦和礦業加工(比如石油開采和石油化工),以及銷售(當然當時還沒有銷售的概念,以配給為主),基本上長期是由某個經濟部門在完成(以前國務院的石油工業部、煤炭工業部,後來拆成三大石油公司和各種煤炭公司),所以為了政策的一緻性,基本上都劃到同一個産業下了。
 
而探礦這個産業當時基本上是由另一個部門——地質部在負責,所以在中國沒有把探礦業強制劃到第二産業,而是劃到了第三産業。這些是政治原因。
 
至于經濟原因,國家在改革開放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政策都是向第二産業傾斜的,隻有在最近十年才重新開始關注第一産業(主要是農業)的問題,然後就有了近些年的中央一号文件聚焦三農的話題。
 
所以,采礦業劃到第二産業,在改革開放的前二十年,是享受到了很多在第一産業中沒有享受到的政策。
 
礦業劃歸第一産業十分必要其實,對于産業的劃分,還有就是認知原因。
 
很多人很簡單的認為第一産業就是農業,第二産業就是工業,第三産業就是除農業工業之外的行業。可能當時劃分的時候人們就是這樣想的。一般來說,農業基本上就是“農村裡的産業”的意思,經濟上農業隻包括養殖業和種植業,而林業、牧業、漁業不屬于這個範疇。很多人眼裡的工業就是使用機器生産的産業,通過加工、改造原材料從而創造價值的産業,包括建築業、制造業等。
 
實際上,國際上通用的産業劃分裡,第一産業指從自然環境直接獲取産品的産業,包括農林漁牧,以及采礦和制鹽(制鹽中國也算做第二産業);第二産業是指通過加工第一産業提供的原材料來創造價值的,包括制造業、建築業等;第三産業是指給其他企業提供服務的産業,類别非常多,包括金融、物流、零售等。
 
陳毓川表示,将采礦劃為第二産業遲早要出問題的。全球主要國家中将采礦業劃為第二産業的隻有三個:中國、德國、日本。但是後兩個有個很明顯的共性:本國礦産資源并不豐富,采礦業在國民經濟中重要性并不大。尤其是日本,幾乎沒有礦産資源。
 
而中國則不一樣,中國的采礦業在很多地方是經濟支柱或者至少是數一數二的産業,比如黑龍江、山西、貴州、内蒙古、新疆等。把礦業劃歸第一産業十分必要。
 
采礦業和農業一樣,屬于資源密集型産業,需要大量依靠自然資源,比如土地;而第二産業屬于資本密集型和勞動力密集型産業,需要大量依靠勞動力和機器等資本。兩者在經濟投入上有區别,所以在經濟政策上也應該分開讨論。
 
“當前整個礦業行業都還在繼續下行,這兩年國家研究出台了一些扶持政策,但這遠遠不夠,國家應該考慮我國的資源賦存條件,将稅費水平調整到和國外的相等的水平上。”邵安林認為,把采礦業劃歸第二産業,長久以往就會造成政策和産業不匹配,從而造成扭曲。
 
邵安林表示,把礦業作為第二産業,制約了礦業發展,國際上大多國家都是把礦業作為第一産業,我們應該尊重礦業的特殊規律,将礦業由第二産業劃為第一産業,讓礦業享受到第一産業相關的政策待遇。

所屬類别: 行業綜述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